潮流

CHENPENG:温柔的独裁

CHENPENG 的设计以One-Size出名——适合不同体型的人群,并旨在鼓励身材丰满的人群追求美,他称之为One-Size Fashion(平均时尚主义)。品牌主打造型轮廓夸张,颜色鲜艳的羽绒服,自创立起便受到国际买手的关注,出道几年,他和他的品牌轮廓一起变得更温柔,也更明晰。

王悬2019.10.17

 

以下内容为GQ对话陈鹏

GQ:本次断桥时装秀您带来了与李宁联名的“溯”系列及最新发布的“喜马拉雅”系列,在近期的设计一直有结合中国元素,包括与国潮品牌李宁一直保持着很好的合作关系。您在今后会更多融入不同的中国元素去做设计创作吗,有什么好的想法可以分享?

C: 其实我们并不会很明显地去表达,比如龙凤——那些被标签化的中国元素。我们更倾向于通过我们的裁剪和服装的材质去讲述一个关于我们服装美学背后的故事。

GQ: “国潮”是这次断桥时装秀非常注重的一部分,同时也集聚了包括您在内的许多国内外知名设计师、品牌参与其中。作为一名时装设计师,看到中国时装行业一直在进步,您有什么感触?您觉得未来会有怎样的发展趋势?

C: 我觉得我们现在的环境相较于以前已经好很多。

GQ: 以前的环境是什么样子?

C: 我指的是10年前到15年前,80、90年代的中国设计师们 也曾尝试走出国门,但是他们普遍没有西方接受,甚至遭到排斥,少数存活下来的零星品牌也没能深入发展,一直到2000年,很多前辈们二度尝试去海外发展,但因为当时东方文化对海外的冲击还是比较大,两者呈现的还是互不相容的一个局面,所以他们还是没被接受。对我们这一代而言,他们是拓荒者,而90后的中国设计师几乎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做事情,所以一切会容易许多。国之强大,时尚行业才有机会强大,我们才能顺应这个时代发展起来。

GQ: 阿里而今也是力推原创设计师,此次参秀可有哪些感知可与我们分享?

C: 我们不是第一次跟阿里合作了,但其实整个阿里的工作模式都一直吸引着我们,无论是时尚领域,零售行业,或者生活方式,阿里每个团队都很专业且有条不紊。我想对我们的品牌来说,我们能从阿里身上学到如何看待商业这件事。

GQ: 当人们提起您时,固有的第一个印象可能还是“只做羽绒服的设计师”,这似乎非常局限,但我们也知道把羽绒服做到极致其实是非常不容易的,你是怎么想到并下决心从羽绒服开始的?

C: 那是我在读研究生的时候,当时研究了一个胖体和瘦体之间的关系,当时正好是在用羽绒表达我们的概念,然后我们发现这块在全国有一个很大的空缺,尤其是高端类羽绒,我们普遍知道的可能是Moncler和Canada Goose,但后者其实还没有达到奢侈品的位置。

GQ: 谈到羽绒服,避不开要谈到的一点就是要保证服装的廓形,那么您会选择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打造羽绒服的轮廓?在这个过程中最困难的一点是什么?

C: 前期我们通过研究了成百上千个人的身体结构得到大量数据,我们根据人群体型的相同点和不同点建立了一个数据库,从那里开始形成了我们品牌DNA的一个基地。关于衣服的材料,我们首先从尼龙、涤纶开始,但最近我们开始尝试用蕾丝,这个想法来自于我们的一个“软雕塑”系列,它的外表可能是像蕾丝一样柔软,但最终的形态是像白色大理石一样拥有立构感的建筑。这也是我们在跟杭州的一个工厂合作研发的成果,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打破行业中材料对于衣服的展现的传统认知的束缚。

GQ: 您的生意在不断扩张,对您来说生意的扩张意味着必须改变吗?

C: 我觉得其实不一定非要改变,尤其对于我们新生的独立中国设计师来说,我觉得我们有必要确立我们自己的identity在哪儿。我们不求什么都做,只求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做到极致。

GQ: 中国的本土市场依然很狂热,对一个新生品牌往往有“催熟”“催生”的感觉,对您来说,如何平衡在个背景下的狂热现象,做到扎实地前进呢?

C: 还是那句话,找准自己位置,不要跟别人比。的确,整个环境会给你乱七八糟的影响,但如果你想做成一个品牌,它必须有一个沉淀的过程,你真的需要花5年甚至20年去反思这个品牌背后折射的美学体系甚至哲学体系,不然真的会死得很快。

GQ: 就像你说的,今时今日做设计,并不单单是打造一件服装,一个设计,重要的是打造一个品牌,谁的品牌策略最缜密,运营方式更创新,谁就有可能存续,换句话说,一个成熟的设计师应当具备品牌思维,那么在您看来,当今消费者既然有众多选择,为何选择你的产品呢?

C: 我觉得我们品牌最大的优势在于,你走在大街上看到这个人穿了一件羽绒服,能一眼就认出:哦,是我们的牌子。它的标识性很明确,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坚持的事情。现在线上品牌那么多,但是大部分看起来都千篇一律,我觉得是因为他们没有找准自己的语言和表达方式。你要明白,你无法将所有人都变成你的客群,但是你一定要把属于自己的那块儿客群给照顾好。

GQ: 面对被其他人“借鉴”的烦恼,这到现在还会困扰你吗?

C: 不会,我几乎没有什么愤懑。我们是服装设计师,暂时还不是artist,什么是服装设计师,就是你做出来的作品会被定义为“商品”,商品就是有很大部分的可能会去被复制的、仿造的,除非你不想再做一个brand。当你还在被别人copy的时候说明你还有价值被copy,但是当别人都不愿意去copy你的时候,那可能你做的东西就已经失去了价值。

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我们不可能去创造一个世界上从来不存的东西,没有百分百的原创,只是说借鉴抄袭会有一个质的差别,抄袭可能就是90%的一样,而借鉴会有一部分,然后他消化成自己的部分,综合糅杂成一个自己的风格。所以我不介意别人去借鉴我们的东西,我希望的是别人通过他们自己的语言,去借鉴我们的东西,如果他们做得比我们好的话,那我们也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东西。

GQ: 这让我想到那句话,“你所见过的新就是你从未见过的旧”。

C: 对的,就是这句话。

GQ: 当您在寻找一个明星去推进品牌形象的时候,会寻找什么样和合作对象?

C: 我想我们不会去设定一个具体的明星来去帮我做代言。巧妙的是,正因为我们没有去寻找一个特定的icon,反而越来越多的明星在穿我们的衣服,比如Beyonce,Lady Gaga,Rihanna…那些天后级的。我们始终希望我们的衣服是普通人穿在身上都像个明星,而不是非要有个聚光灯照在头顶才像个巨星。

GQ: 这也是你们一直在主张的平均时尚主义。

C: 对,我们希望我们的产品在被任何人穿上的时候,都能形成她们自己的味道,自己的故事,事实上,我们的产品搭配任何一种单品,都能形成一种独一无二的风格,这也是我们的产品好卖的原因。

所有评论

请输入您的评论... 访客

发送
更多评论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